F2代国精品

   最快更新军长先生我爱你最新章节!

   “林青是谁?她不是已经在X过街头被枪杀了吗?请你不要找任何借口来慕家。”沈玉荷情绪激动,身体颤抖,指着封冥,让他赶紧滚。

   “老夫人,很多事心知肚明就好,不必说出来,否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。”说着封爷便径直走进去,走到客厅一个角落里。

   很坦然的搬起一盆君子兰,笑道:“这是林青最喜欢的一盆花是吗?想不到还好好的在这里,真是庆幸。”

   说完他抱起君子兰就向往走。

   沈玉荷跟在他身后大喊:“凭什么要拿走慕家的东西?”

   “因此这是我应该得到的。”封冥一字一顿的说完。

   又哈哈一笑:“林青喜欢,我又找不到同样的,只得冒昧过来取。谢谢。”

   看他一阴一阳的样子,沈玉荷简直就是气炸了肝肺。

   他已经公开承认封夫人就是林青,这明摆着就是上门羞辱。

   明明是他们慕家的儿媳妇,如今却大人孩子一同在他身边生活。

   她真的后悔,当初就不该把小蝶儿送给他们,不管他们用什么样的手段威逼。

   阳光洒落少女房中心情大好生活照

   “唐冥以后请你不要再来这里。”她怒喝。

   “林青的东西在这里,她的家在这里,我还会来的,而且还要带着他们住进来。”封冥脸上诡异的笑容,像极了在噩梦中唐娇娇的笑容。

   她不由双手抱头,恐惧的大声喊道:“滚,都给我滚!”

   封冥不再说什么,转身扬长而去。

   阿梅从卧室里跑出来,惊讶的问:“老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   沈玉荷从痛苦中缓过劲来,被她扶到沙发上喘息了好一阵子。

   这才骂道:“你是死人那,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你竟然听不到?”

   阿梅很是尴尬的笑笑:“老夫人对不起啊,我在浴室里洗头呢。”

   说着她让沈玉荷看她湿漉漉的头发,沈玉荷冷声一声不再说话。

   明明是给她请的保镖,关键时刻一样不管用。

   阿梅眼尖,发现客厅墙角那颗盛开的君子兰不见了,再次惊讶的问:“老夫人,君子兰呢?”

   “我怎么知道?”沈玉荷没好气的回道。

   既然她没有看到封冥进来,那么她又何必告诉她。

   外人越少知道他们的家事越好,何况封冥那样一个敏感的人物。

   她希望永远不要有人知道他就是慕老爷子在外面生的野种。

   可是这个秘密会保住吗?她开始深深怀疑,总有天,封冥会给自己一个身份的。

   他今天能进来拿一盆君子兰,将来就能拿走慕家的一切。

   不,她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!

   沈玉荷猛然从沙发上起身,她回到卧室里,越想越气。

   唐冥他竟然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啦,而且她还把他当成是慕离。

   这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么,她把他错认成自己的儿子,就是在证明,他是慕老爷子的儿子。连她都会认错,他长得那么像慕离,肯定是兄弟。

   想到他借着来拿林青的东西进门的,沈玉荷想到那间被慕离锁起来的林青的卧室。

   她冲进厨房,保姆正好在厨房里洗菜,看她进来不由问道:“老夫人,您需要什么,告诉我一声就行了。”

   沈玉荷此时已经濒临情绪失去理智的边缘,她冲她大喊:“给我两把菜刀。”

   “您要菜刀做什么?”保姆诧异的反问。

   “去楼上把林青的卧室砍了。”沈玉荷大叫。

   保姆连忙摆手:“老夫人使不得,这样司令大人回来会生气的。”

   “他是儿子,还是我是儿子?”沈玉荷冷笑。

   保姆无奈只得战战兢兢的把菜刀递给她。

   沈玉荷向楼上冲去,保姆越想越不对劲,怕她出去,便想上楼去看看。

   却不想脚下一滑,似乎踩到什么东西了,砰一声摔倒在地上,脑袋嗡一声就陷入了昏迷状态。

   再说沈玉荷来楼上,径直来到林青的卧室门口。

   拿着菜刀就照着门锁砍下去。一下两下,终于把锁砍开了。

   屋里的一切还是从前的模样,墙上挂着林青和慕离的结婚照,摆台也是。

   床上还有林青的衣服,她一看眼就红了。

   为什么白雪和慕离过不在一起,就是她从中作梗。

   今天她就把这一切都砍了,白雪跟慕离之间的障碍没有了,他们就会在一起。

   于是她爬上床,照着床头的结婚照砍去,哗啦啦!碎了。

   看着破碎的结婚照,她笑的很是得意。

   这下林青的东西就没有了,慕离心里的她也就会被摘除了吧。

   忽然,浴室的们慢慢的开了。沈玉荷惊恐的望向那里。

   这屋里子是锁着的,浴室里怎么可能有人,门怎么可能会开?

   “谁!是谁在那里!”沈玉荷声音颤抖了。

   门越开越大,但是还没有看到什么。

   就在此时,卧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。沈玉荷被吓了一跳。

   一屁股跌坐在床上,正好坐在玻璃碴上,痛得她又站起来。

   就在她再次抬头看向浴室的时候,登时石化了。

   卧室里出来的竟然是身穿白色浴袍的唐娇娇,她脸上带着像唐冥一样诡异的笑容,脸色惨白,没有血色,像是鬼魂的模样。

   “你,你,你不要过来。”沈玉荷害怕了,她身体抖成了筛子。

   活人都是怕见鬼魂的,更何况是做贼心虚的人。

   唐娇娇不说话,只是飘着向她走去,脸上依然是诡异的笑容。

   沈玉荷吓得不会说话了,身体也不听自己的使唤,想站起来逃跑,却腿脚酸软。

   就这么在呆滞中,任凭唐娇娇冰凉的手,卡在她的喉咙上。

   ……

   等她醒来的时候,她已经回到自己的卧室了。

   慕离就在她的床边,一脸焦灼的担忧,看她醒来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:“妈,您没事了吧?”

   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沈玉荷故作坚强的说,她是不会让慕离知道她看到唐娇娇鬼魂的事情。

   既然唐娇娇的鬼混还没有找慕离,就不要给他惹麻烦。

   “妈,您这么大年纪了,身体又不好折腾什么呀。”慕离见她没事,声音里带着不悦。

   “你把那个房间给我清理干净,把属于林青的所有东西都给我扔了,听到没有!”沈玉荷见他不悦,心中更是不悦。

   “妈,那些个东西锁在屋里又碍事,你这是何必呢。”慕离不解的问道。

   “那里面会有林青的鬼魂,你和白雪为什么总是过不在一起?就是因为这个。”沈玉荷态度很坚决,“为了慕家,为了你以后的幸福,那些东西必须清理干净。”

   “再说吧,我最近确实很忙,演习马上就要开始了,不能有一丝含糊。”慕离很为难的看着她,哀求道:“能不能缓些日子,等我忙完部队的事情,就清理?”

   沈玉荷想了想,点头答应了。

   最近宅子里阴气很盛,才会让唐娇娇的鬼魂得以安身。

   是该好好清理下房间的时候了,但是慕离在家会很不方便,他是不信这些的。

   于是便说道:“既然你很忙,就不要老是往家跑,我没事的。只是一时情绪激动晕了过去而已。”

   “老夫人,你可吓死我们了。保姆急着上楼去看你,都踩在一滩水上,头碰在地上晕过去了。我进去的时候,你躺在满是玻璃渣的床上。”阿梅心有余悸的回忆着。

   “就你多话。”沈玉荷不悦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抱歉的望望站在一边不说话的保姆,轻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   保姆笑着摇摇头,“老夫人我没事,醒来就没事了。”

   沈玉荷还是不放心的说,“下午你自己去医院检查下,别有什么后遗症。”

   保姆感激的笑笑:“好的,谢谢老夫人。”

   慕离见她如此冷静,知道没事了,也不由松了口气。

   “慕离,你这些天就安心在部队待着,不要回来了。我知道演习的重要性,我希望你能借着这次好好表现,或许有机会掉到军委。”沈玉荷望着慕离,认真的说。

   慕离听她如是说,自然很高兴,倒不是为了能调到军委,而是为了能安心工作。

   “妈,那您能行吗?这些天我确实可能回来不及时。”

   “我怎么不行?不是还有她们吗?”沈玉荷淡淡一笑。

   “妈,我希望那间卧室您不要动,等我回来清理。”慕离想了想,郑重的提出他的请求。

   沈玉荷很爽快的答应了:“可以,但是你忙完演习的事情,一定要兑现你说过的话。”

   慕离点点头,“放心吧。”

   沈玉荷也点点头,心中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 她之所以,让慕离在部队里安心工作,不要回来就是怕唐娇娇的鬼魂也会找上他。

   让他在外面躲些日子,她请几个道士来做做道场,请几个和尚来念念经,给唐娇娇超度亡灵,到时候,宅子里阴气除去了,他再回来就比较安全了。

   沈玉荷知道慕离是不相信这些的,因此只能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做。

   慕离并不知道这些,见沈玉荷如此安排,也就同意了。

   他也是想忙完演习的事情,再好好的处理下这些家事。

   因为上次去戈壁滩拉链,听错命令,这是跟军委闹得很不愉快。

   而且他又私自给军区放假,没有快速的投入到真正的演习训练中,还挨了上级首长的批评。可谓是最近各种运气低落到低谷。

   让他有了退役的打算,忙完演习他也要提交专业报告,正好秋天就可以卸甲归田了。

   因此这次演习必须要做好,这或许是他军旅生涯中的最后一站,必须打个飘亮仗。

   中午,慕离陪着沈玉荷开开心心的吃了个午饭,然后让阿梅将林青卧室打扫干净。

   然后亲自换上一把新锁,并暗中叮嘱阿梅,如果老太太要来开门清理,已经及时通知他。

   安顿好一切,这才放心的走出大门。

   或许他这一走又要几十天,军事演习其间是不能回来的。

   部队明天就要集结在演习海域,不知道怎么的,他心情莫名的沉重。

   甚至有种不祥的生死离别感,却又不敢往深处想。

   毕竟沈玉荷在自己的家里,又有保姆和保镖,是不会出什么事的。

   站在大门口,他足足回望了五分钟,才上车。

   发动车子后,他心里依然不踏实,便分别给姜律师和江医生打电话,让她们闲着的时候带着孩子来陪陪老夫人,她一个人在家确实挺寂寞的。F2代国精品

标签:

Related Post